青玉案

我想告诉你相爱太难了
但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

=方谨。狗血爱好者,沙雕段子手。

【喻黄】执念(一)

边打鬼探案边谈恋爱的一个故事,私设如山,慢热,大概会ooc。

这章算是给少天儿的生贺吧(憋打我),小剑圣生日快乐!!!












张佳乐眉头皱得死紧,眼刀子唰唰的向面前的黄少天飞去。他也是够倒霉,在地府工作的第二年就接了这么个麻烦,一直到现在这人还锲而不舍地烦着他。

俩人互瞪一分钟后,张佳乐首先败下镇来。他目光呆滞,语气中带着些许绝望:“我说,黄少天,黄少,天哥,您饶了我吧。你都等了你相好的多少年了啊,他一直不来,你就不去投胎转世啊?”

黄少天说:“呸呸呸,什么相好,那是我好哥们!我告诉你啊张佳乐,别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唰唰唰唰砍死你!”

张佳乐无奈地说:“行,好哥们,好哥们。没准人家趁你没注意的时候投了胎转了世呢?”

“……也是啊。”黄少天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突然兴奋地拽了张佳乐一把,直勾勾地盯着他,眼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

张佳乐被这眼神看的心里发毛,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嫌弃地甩开黄少天紧攥着他胳膊的手,又有点疑惑地问:“怎么了?想到什么了?别动手动脚的,多不好。”

旁边饶有兴趣地瞅着曼珠沙华的同事方锐闻言,嘴欠地来了一句:“拉你个倒吧,黄少天看不上你的。”

说完就挨了一顿胖揍。

张佳乐边打边骂:“我呸,方锐你闭嘴没人拿你当哑巴。说得跟黄少天看得上你似的。”他又瞥了一眼黄少天,眼神里带点儿威胁:“你说,我长得怎么样?”

“特别好看!”黄少天热情洋溢地夸他。

张佳乐刚有点得意地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就突然垮了下去。

他听到黄少天继续夸他——

“真的张佳乐不要对你的美貌失去信心。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国色天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我相信如果地府里面没有苏沐橙的话你就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地府第一美人!”

黄少天一口气说完这一大段话,完了还冲他俏皮地眨了眨眼。

张佳乐觉得,自己碰上这么个人——哦不,现在是鬼了——一定是倒了八百辈子的血霉。

他冷漠的嗯了一声,说:“如果你说的是除去周泽楷,我是地府男神的话,我想我应该会更开心一点的。”

旁边的方锐笑倒在地,浑身抽搐。

张佳乐压抑住想把这俩戏精再弄死一次的冲动,回想起了刚才的话题,重新问道:“你刚才想到什么了?”

黄少天道:“我在想,如果他真的有转世的话,你们地府应该能找到他吧?”

张佳乐犯愁的想了想,“我不确定……这事儿得问张新杰去。再说,之前吴羽策硬灌了你半碗孟婆汤,又已经过了好几百年了,你还……你还记得他?”

黄少天表情突然失落,他犹犹豫豫地说:“我的确忘了不少事了……都怪吴羽策!干嘛要灌我汤!还有,你们地府为什么要用一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当孟婆啊……我一直以为孟婆就是个老婆婆而已!”他挥手比划了一下,“就像我们巷子里倒数第二家的奶奶那样的!”

张佳乐轻咳几下,“你不觉得你跑题了吗?”

天晓得他这几百年怎么过来的。张佳乐痛苦地想。他现在还没聋可真是个奇迹。

不过这么一想他又对那个存在于黄少天的传说中的“喻文州”有了点好奇,因为据黄某某所说,他是可以一边听他滔滔不绝说上三个小时一边微笑着给他递上一杯茶水说少天慢点说的神奇人物。

起码地府里的,和黄少天聊过的,听黄少天说过这点儿事儿的,没有一个不敬佩这人敬佩的五体投地的。

毕竟听黄少天说上三个小时还没把他打出去的就是好涵养了。要知道,公认的老好人林敬言还把黄少天“请”出去过一回呢。更不要说边听边笑的了。

简直不是人,是神。地府各位如此感叹道。

对此孙翔提出过疑问:“他是不是聋了啊?”

然后被黄少天追杀加音波攻击了整整一年。

据轮回部的江某某所说——

“唉,孙翔也真是惨。那年他每天都挂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去上班,整个人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巴巴的。就连工作也几乎没办法做了。我们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偷偷凑钱去人间给他捎回来了副耳塞。”

好的,此为前话,按下不表。

“没跑题!我是在和你控诉你们地府惨无人道的罪行。我给你说啊,我还记着呢,我要等要找的人叫喻文州,男的,长得特好看——有周泽楷那么好看。”

张佳乐听着默默地想,你这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周泽楷是谁啊,他可是地府颜值担当。上至一百岁老奶奶下至几个月的小女鬼,没有一个不沉迷于他的帅气之中。就算是当了几百年鬼差的张佳乐,至今也没见到过比周泽楷更好看的人。

黄少天对张佳乐软磨硬泡一番,张佳乐实在没有办法了——再听黄少天说下去他就要真聋了,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帮你问问。”

这几百年来他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方锐还嘲笑过他都快成老妈子了。

张佳乐忿忿地想。

黄少天立刻把脸上的苦大仇深变成喜气洋洋:“张佳乐,你真是个好人!放心吧等我去找他找到后一定不会忘了给你拎来几袋花生瓜子的!”

“我真是上辈子造了孽才会碰上你这么个人!”张佳乐听到身后的喋喋不休怒吼一声。



黄少天这事儿在地府也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不是夸张句。

他从被张佳乐带到地府开始,就赖着不走了,说是要找一个叫喻文州的人。不少人都好奇地问过他喻文州是他的什么人,可黄少天每次都插科打诨的一带而过,就算是有人逼问也只是说是好哥们好朋友。

可是,是什么好朋友,能让一个人在意这么久,能让一个人在地府死守几百年始终不去转世,能让一个人熬过整整九十九年炼狱还不魂飞魄散——凡经炼狱的,不用说九十九年,用不了十年就会魂飞魄散彻底消失连个渣都不剩,不消散的,那必定是有极深极重的执念之人;能让一个人在喝了半碗忘记前尘往事的孟婆汤又经过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

其实他们也猜到了个七七八八,但揭人伤疤还撒把盐的这种事实在太缺德,所以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只像往常一样和黄少天吵吵闹闹有说有笑。

但是黄少天自己也说出来过——在喝醉的时候。

就是前几年的事,张佳乐记得还很清楚。

那是方锐当上鬼差后第一次去人间领鬼,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两瓶酒。

地府本是有规定的,鬼差去人间不能随便私自拿回人间之物。原因很简单,人间之物阳气重,一不小心便会伤到地府滞留的鬼魂。但看在方锐第一次去还不懂规矩的份上,也就饶了他这一回。

黄少天当鬼的时间长了,阴气也重,自然是不惧这点儿阳气的。奇怪的是,晚上聚在一起的时候他死活不肯喝酒。张佳乐好奇,就偷偷把酒倒在了黄少天的杯中,和饮品混在一起。黄少天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还没来得及说这味道不对就撒起了酒疯。张佳乐也没想到他居然是个一杯倒,登时愣在一旁。不过话说回来……

他那酒疯撒的倒也奇怪。

张佳乐自是见过醉酒的人的:有的人浑然不知倒头边睡,有的人面红耳赤大喊大叫,还有的人迷迷瞪瞪性情大变……却是从没见过像黄少天这样边说边哭的。

黄少天边抽噎边乱喊,口齿含糊不清,张佳乐也只听清了“文州”、“想”、“喜欢”这三两词汇罢了。

即使就这几个词汇,也足以让他们明白黄少天和他口中那人的关系了。

黄少天是彻底喝断片了,第二天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不记得,也省的自己和别人都尴尬。自然也没人去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地府工作这么多年,哪个没见过各色各样的人,谁也没对黄少天有什么鄙夷和歧视,反而觉得他也挺不容易了。

当然,只有在黄少天没开嘴炮的时候他们才这样想。



张佳乐连夜写了份关于黄少天的要求的报告,第二天就交了过去。地府这回办事效率倒是奇快,估计也是被黄少天麻烦的不行,报告书上只用朱砂批了干净利落的两个字:

“通过。”

TBC.

评论

热度(7)